请按Ctrl+D 收藏本站
婚姻情感心理咨询
021-22819129
021-57822051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情感心理咨询 >

有品:不是你眼睛里的浮华世界,而是你骨子里

时间:2017-07-05 14:23来源:未知 作者:pengjuan 点击:
心理医生
 
我认识一位女调酒师,她在一家澳洲酒庄的代理公司工作。
 
每天清晨,我的朋友圈的第一条消息总是她的带图文字:
 
“我的保养经:早晨喝燕窝,晚上喝葡萄酒。”文字配了一份碗燕和一杯红酒,还有旁边的一束玫瑰。
 
然后接下来,是这样的若干条图文:
 
“吃饭为了肉身,喝酒才是为了灵魂。”
 
“我是这种喝燕窝也要用香槟的人。”
 
“保养是一种文化,是一种内涵,是一种幸福的能力,更是一种热爱生活的态度。”
 
“我就是那种为了喝名庄酒,为了吃燕窝一刻也不敢懈怠的人。”
 
调酒师是个新鲜稀缺的职业,我在聊天过程中,能感受到她满满的骄傲,也能觉察到,她在一言一语间,总在刻意显摆自己非常“有品”。
 
碗燕名酒名包名表就真的有品吗?
 
罗胖说得好:
 
有钱,可以买一身名牌服装,但是只有健身才能练出好身材。
 
有钱,可以拥有一个装修豪华的大书房,但是真的读过这些书就难上加难了。
 
有钱,身边可以立即围绕一帮狐朋狗友,但有一个高质量的朋友圈,就不是能马上办到的。
 
用炫耀性消费来区分社会阶层,这个方法已经失效了。
 
有钱绝不代表就“有品”。
 
不知道你注意过没有,“大款”、“土豪”、“海归”这样
 
的词汇正在淡出我们这个时代。
 
最近的数据显示,中国消费对全球GDP的贡献率是
 
20%。国人的消费能力来自于整体财富积累和提升。那个单纯炫富、有钱就任性的时代已经过去了。
 
这个时代崇尚财富,更崇尚文化;重视金钱,更重视金钱带来专属于个人独一无二的品位。
 
我的好友小英是一位国际航空公司的机长。
 
当年,她从五百多人中经过严格筛选后脱颖而出,成为那一批被航空公司留下的七名飞行员中年龄最小的一个。
 
然后,从小型机的副驾开始,经过几年的努力,升职到机长,再后来,当上了波音747的机长,收入非常可观。
 
我见到她的时候,她一般都已经下了飞机,脱掉了威严风光的制服,换上了一身红白相间的运动装,然后让我带她到商店买厨具碗碟。
 
她的丈夫是一位房地产商,据说在当地也算人物,但我从未听她说起过他有多富有,也没见过她背名牌包,戴什么限量版大牌首饰。
 
她到我家里吃饭,看我手艺不佳,干脆自己围上围裙上场了,精确示范,教我怎么做东北的大酱,怎么做苏杭的鸡丝,怎么做山西的大烩菜。
 
她也不经意地跟我说过,像明星科比见过凌晨四点的洛山矶一样,她见过凌晨四点的北京,因为非常辛苦地要飞早班机。
 
她温和有趣,善解人意,是个特别好的倾听者,也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家庭主妇。至于那些在别人看来最耀眼的光环:一位奋斗多年优秀的机长,一名重量级房地产老板的太太,都融合在一举一动的从容中,成为她最独特的品性了。
 
什么才是真正的有品?
 
就是在你工作生活的每一个细节,都渗透着一种认真、温润的气息,在这种气息中,你获得了最健康最向上的滋养。
 
有品是自己的事情,不是做给别人看的。
 
“有品”跟有钱没钱没有太大关系,跟位高权重更没有关系。
 
有的人掌握了财富,掌握了稀缺的资源,身居高位,依然会被人无情吐槽,没办法,因为你没品,因为你富而不贵。
 
对于一个人来讲,获得钱与地位,比获得一种优质的品性要容易得多,也快得多。
 
有品需要一个人穷极一生的修炼。
 
杨绛先生就是一个特别好的例子。
 
她曾经说过:不看书,一星期都白活了。
 
她就是一位这样的清华大学高材生,但在钱钟书考取中英庚款留学奖学金,却毫不犹豫中断清华学业,陪丈夫远赴英法游学,几乎包揽了生活里的一切杂事,做饭洗衣,翻墙爬窗,无所不能,沉稳周到伴随了钱钟书的一生。
 
被钱钟书评价为“最贤的妻,最才的女”。“绝无仅有的结合了各不相容的三者:妻子,情人,朋友。”
 
文革期间,她白天看管菜园,就利用这个时间,坐在小马扎上,看书或写东西。“你看不出她忧郁或悲愤,总是笑嘻嘻的。”跟她一起劳动的人说。
 
她年近半百时,在夫妻备受折磨,妹妹被逼去世,女婿受辱自杀的一连串打击下,仍然从头自学西班牙语,坚持完成了《堂吉诃德》的翻译。译稿历经文革摧残,被没收,被丢弃,最后逃过劫难,于1978年4月出版,被邓小平作为送给西班牙国王的礼物。
 
在她八十多岁时,女儿和钱钟书都先她而去。
 
她说:“钟书逃走了,我也想逃走,但是逃到哪里去呢?我压根儿不能逃,得留在人世间,打扫战场,尽我应尽的责任。”
 
就是在百岁高龄,杨绛先生仍笔耕不辍,出版了多部著作,整理了钱钟书留下的几麻袋天书般、七万多页的手稿和中外文笔记。
 
她的内心之沉稳强大,让人肃然起敬。她低调淡泊,隐于世事喧哗之外,是真正的有品。
 
有品,不是你眼睛里的浮华世界,而是你骨子里的风华绝代。
 
孔子曾经对儿子孔鲤说:不学诗,无以言。意思是说,不学会《诗经》,就没办法说话。
 
在春秋时期,士大夫见面时,经常借吟诗来表达自己的观点。《诗经》就是当时上流社会的语言,是士大夫阶层区别于平民百姓阶层的一种“有品”的尊贵标志。
 
有品不一定“富”,但一定是“贵”。
 
“贵”就是你身上有多少文化的积淀,有多少对社会的担当,还有多少是自由的灵魂。
 
最杰出的人物要数北宋的大文豪苏轼了。
 
人们对苏轼诗词文章的了解往往多于对他坎坷一生的了解。
 
苏轼四十三岁时,调任湖州知州后,因遭新党在他诗词中“抓辫子”的“”乌台诗案”先入狱,后被贬黄州(湖北黄冈),写下了《赤壁赋》、《后赤壁赋》和《念奴娇 赤壁怀古》千古名作。
 
之后,因他对旧党执政后,暴露出的腐败现象进行了抨击,又屡遭诬告陷害,不得已,请求外调龙图阁学士知杭州,筑成造福百姓的疏浚工程“苏堤”,后来成为著名的西湖十景之一“苏堤春晓”。
 
年近六旬时,苏轼再次被贬至惠阳(广东惠州),62岁时,再次被放逐到荒凉之地海南儋州。据说在宋朝,放逐海南是仅比满门抄斩的罪轻一等的处罚。他却把那里当成了自己的第二故乡,办学堂,以致于许多人不远千里,追至儋州,跟从苏轼学习,当地人因此把苏轼看作儋州文化的开拓者和播种人。
 
我们所熟悉的苏东坡的许多著名诗词,就是他在这沉沉浮浮颠沛流离的为官生涯里写成的。
 
你读到的是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”的豪迈,读到的是“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,一蓑烟雨任平生”的潇洒,还有“老夫聊发少年狂,左牵黄,右擎苍”的激情,“小舟从此逝,江海寄余生”的超然。
 
但你未读到的是他历经劫难,却保持着士大夫的贵族精神,无论身处何地,都竭尽全力,造福一方百姓的担当;你未读到的是他在文字间,挥洒着的那个自由不羁、充满了诗意的灵魂,从不因为沦落天涯而有丝毫的颓丧落败。
 
有品的最高境界就是:在迭宕起伏的世事变迁中,出走半生,仍归来少年,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,“也无风雨也无晴”。